世界没有解决痴呆症问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今天发布的《公共卫生领域应对痴呆症全球状况报告》,世界只有四分之一的国家具有支持痴呆症患者及其家人的国家政策、战略或计划。其中一半国家在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其余则分布在其他区域。然而,即使在欧洲,许多计划也即将到期或已经到期,这表明政府需要重新做出承诺。

与此同时,该报告指出,痴呆症患者人数在不断增加:据世卫组织估计,目前有超过5500万人(65岁以上的人群中,8.1%的女性和5.4%的男性)患有痴呆症。估计这一数字到2030年时将上升到7800万人,到2050年时则将达到1.39亿人。

痴呆症系由阿尔茨海默病或中风等影响大脑的一系列疾病和伤害所导致,可影响记忆和其他认知功能,以及执行日常任务的能力。痴呆症方面的费用主要源于与该病症相关的残疾。2019年,全球用于痴呆症的费用估计为1.3万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这一费用将增至1.7万亿美元,而如果将护理费用的增加考虑在内,则为2.8万亿美元。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说:“痴呆症不仅剥夺了数百万人的记忆、独立性和尊严,也夺走了我们所熟悉的亲人。但令我们痛心的是,痴呆症患者未能得到世界的关注。四年前,各国政府达成了一套明确目标,旨在改善痴呆症护理。但仅有目标是不够的。我们必须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确保所有痴呆症患者都能得到其应有的支持和尊严。”

需要提供更多支持,特别是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报告强调,迫切需要在国家一级加强支持,既要照护痴呆症患者,也要支持在正规和非正规环境中提供这种护理的人员。

痴呆症患者所需的护理包括初级卫生保健服务、专科护理、社区服务、康复服务、长期护理和姑息治疗。虽然向世卫组织全球痴呆症观察站进行报告的大多数国家(89%)都表示能为痴呆症提供一些基于社区的服务,但高收入国家的提供率高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此外,在高收入国家比在低收入国家更容易获得痴呆症药物、个人卫生用品、辅助技术以及相应的家居安排,而且报销水平也更高。

卫生和社会护理部门提供的服务类型和水平也决定了主要由家庭成员提供的非正规护理的水平。非正规护理约占全球痴呆症费用的一半,而社会护理费用占三分之一以上。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大多数痴呆症护理费用(65%)可归于非正规护理。在较富裕的国家,非正规和社会护理费用各占40%左右。

2019年,照护人员平均每天用5小时为其所照顾的痴呆症患者提供日常生活支持;这种护理服务70%由妇女提供。考虑到照护者面临的经济、社会和心理压力,为其提供信息、培训和服务以及社会和财政支持尤为重要。目前,75%的国家报告表示能为照护者提供某种程度的支持,不过这些国家主要是高收入国家。

旨在更好地协调痴呆症研究的新举措

治疗痴呆症的一系列临床试验遭到失败,加上研发成本高昂,致使人们对新努力的兴趣下降。然而,最近痴呆症研究资金有所增加,主要是在加拿大、联合王国和美利坚合众国等高收入国家。美国将其对阿尔茨海默病研究的年度投资从2015年的6.31亿美元增加到了2020年的约28亿美元。

世卫组织脑健康处处长Tarun Dua博士说:“为了提高成功机会,痴呆症研究工作需要有明确的方向,并得到更好的协调。因此,世卫组织正在制定痴呆症研究蓝图,这是一个全球协调机制,旨在为研究工作提供架构并激发新的举措。”未来研究工作的一个重要焦点应该是将痴呆症患者及其照护者和家人包括在内。目前,向全球痴呆症观察站进行报告的国家中,有三分之二“很少”或根本不让痴呆症患者参与。

提高认识运动取得良好进展

较积极的是,在民间社会的有力领导下,所有区域的国家都在开展公众认识运动以加强其对痴呆症的了解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向观察站进行报告的国家中,有三分之二开展了提高认识运动。并且三分之二的国家已经采取行动,改善物质和社会环境对痴呆症患者的可及性,并向卫生和社会护理部门以外的人群,如志愿者、警察、消防人员和急救人员等提供培训和教育。

编者按

《公共卫生领域应对痴呆症全球状况报告》评估了迄今为止在实现世卫组织2017年发布的《全球痴呆症行动计划》中设定的2025年全球痴呆症目标方面取得的进展。报告使用了来自世卫组织《2019年全球卫生估计》和《2019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以及世卫组织全球痴呆症观察站的数据。迄今为止,已有62个国家向全球痴呆症观察站提交了数据,其中56%是高收入国家,44%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这些国家合计占60岁或以上人口的76%。所含数据涉及从国家政策到诊断、治疗和护理服务以及对照护人员和研究与创新的支持等一系列问题。

世卫组织关于《全球痴呆症行动计划》,包括全球痴呆症观察站的工作,得到了欧洲联盟消费者、卫生、农业和食品执行机构(CHAFEA)、德国、日本、荷兰、瑞士和联合王国政府以及加拿大公共卫生署的支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